木条

【空网】养蛛注意手册[一]

“仗义,快去换衣服,一会我们去燕驼龙前辈那。”史艳文合上二儿子的笔记本电脑。
“我不要!要去你们去!他那个书店一股子霉味,难受死了。”
史仗义抱过电脑,屁股往后挪了几分,靠着墙壁缩成一团,看上去要铁了心的装死,还冲着他爸翻了一个白眼。
“父亲,叔父,还有你大哥跟银燕也会去。你不来的话,家里可就剩你一个人了。”
“不去!不去!”史仗义一把拉过旁边的被子把自己罩起来。
“小空…”
“史艳文!你可以了吗!”
“小弟,再等一下…”
藏镜人推门走近房间,瞬间就对眼前的局势一清二楚。只见他拿起空调遥控按下了关机,顺手一把抓过桌上的手机充电线和电脑充电线,连着遥控器一把塞进背囊里。
“你管他,他爱去不去。”
史仗义目瞪口呆看着叔父行云流水的动作,痛心疾首的一把掀开被子,整一戏精的模样,按着胸口,模仿着史艳文的语气。
“啊,是天要灭忠良!是天要灭忠良!”
随后腾的躺在床上。
“去不去!”藏镜人瞪了一眼这具难搞的“尸体”
“去。”
魔门世家是燕驼龙开的书店,整体装潢给人一种古朴的气息,规模不小,内里更是奇特。无论是市面上的畅销书还是有了一定年历的书籍都能在内里找到。史艳文和燕驼龙的交情不浅,加上燕驼龙也是有名的好好先生,所以两家来往也算的频繁。
“啊,人长得奇怪就算了,店名也这么没有品味。”史仗义打开车门,从上面跳了下来。
“小空,要有礼貌。”史艳文给他拉了拉坐的皱巴巴的裤子。
“啊,艳文,你来了。”见车到了,燕驼龙一摇一晃的从书店里走出来。
“燕驼龙前辈好。”
“燕驼龙前辈好。”
“燕驼龙前辈好。”
“责。”
“精忠又长高了,无心又漂亮了不少啊。银燕,还习惯新学校吗?小空…还是老样子啊…”燕驼龙揉了揉几个孩子的头。“进来坐吧,别在外面站着了。”
“那打扰了,燕驼龙前辈。”
“三八才说打扰了。”
今天客人比较少,燕驼龙便提前关门打烊了。没什么人打扰的书店,比往日清净。史精忠不打扰长辈的交谈。礼貌的问候了几句便出去翻阅魔门世家里的藏书。无心和银燕也跟着他一同出了去。独留史仗义一个孤零零的坐在内庭,听着父亲叔父和燕驼龙的寒暄钓鱼。
“算了算了,我也去看看有什么书有趣。无聊死了。”史仗义在沙发上晃悠悠的弹了几下,烦躁的起身走人。
“小空,记得看完要放好。”
作为一个成功坏孩子,停下听他老爸说话才怪。史艳文话都没说完,史仗义就不知溜哪去了。
“大哥要写论文,肯定要去那边的书架。无心和银燕应该是去看小说,就是那边。好,我去这边好了。互不打扰,一身清净。”
史仗义愉悦的扫视着一路的书架,期待着自己有没有好运气翻出那么一两本“禁书”。但越往里走书架的样式便越古旧。老旧的木架和书籍发出陈旧的气味,让人呼吸颇有些不畅。史仗义一路碎碎的念叨着,一路向里走。
“戮世摩罗。”
史仗义停下脚步,回头环顾着。熟悉的称谓,好像是叫自己,但周围并没有人。难道是幻听,又或者是……想到这,史仗义不禁感到一阵恶寒,一边快步往回走,一边小声的骂着。鞋跟敲在地砖的声音回荡在无人的书廊,史仗义越走越快,突然不知踏到哪块砖板,砖板小小的一沉,史仗义便成功答成了平地摔的成就。
头边的书架底,传来了声响,好像有什么机关打开了。史仗义盘腿坐在地上,一本本抽出里面的书,竟发现了一个打开暗格。他小心翼翼的取出里面的东西,拍拍上面落满的积灰,原来竟是个檀木做的匣子。史仗义嫌弃的看了看黑了吧唧的手掌,抽开匣板盖,竟然发现…
里面还有一个匣子。
“神经病吧。”他扁了扁嘴。再次把二层的匣子打开。发现里面有一个竹筒。
“哪个白痴干的。”他深吸一口气,忍住想把它砸了的冲动。晃了晃竹筒,发现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,撞得筒壁发响。
里面应该没有过度包装了。他扭开竹筒,撕开筒口封着的符纸,把东西到了出来。
“就这,啥玩意?”他打开手机的闪光灯照着倒出来的小物件。东西精致得不行,看起来十分漂亮。像是什么东西的茧,但又不知道什么茧能做到这么好看。还沾着宝石。况且这小物件虽然小,却也有他的手心这么大。
“改改做个挂件扣书包不错。”史仗义满意的把它揣口袋里。收拾起案发现场。
再次拿起那个木匣的抽板,史仗义手指摸到有什么凹凸不平的东西。打灯一照才发现好像刻了什么字。
哦,说明书都有准备。回家研究研究。
史仗义把暗格关上,摆好书本。思考着如何把这个“说明书”偷渡回家。
“小空,准备走了。”
“哎呀,我这个夭寿的大哥啊,怎么偏偏这时候来。”
史仗义好不好一不做二不休,掀开衣服把木板夹裤头里。
“来了来了。”

大师兄…你究竟有几个好师弟

发小的良儿特好看,放上来pr一下。〔已经问她要过授权了,还想着问她要不要求扩列,不过算了吧,这家伙差不多高考了( ´∀`),这家伙的良儿真的特好看啊!hshshshs〕

【吒乙】天下第一的傻瓜

“徒儿。”
“嗯?”
“徒儿。”
“嗯…”
哪吒看着那个小小的身躯,不禁抚上自己的胸口。
里面正跳动的东西,有着他的温度,随着血液蔓延到整个身躯。
他把太乙从炉子上抱下来,顺势坐到地上。那炉子倒也很识趣,跑远玩儿去了。
“傻瓜太二…”隔着袍子上的帽兜,哪吒揉了揉他的头发。
“弄掉的话,为师会吓着你的…”太乙真人拉了拉帽子,防止它从自己头上滑下来。
虽然从那场等价交换的转生阵中死里逃生,但他也付出了代价。容貌皆在烈焰中被毁去,用那嘴欠炉子的话说,就是“烧成了黑炭”。从那以后,他穿上了一身绿袍,也带上了那个奇怪的面具。缩小了身影,变得有点像个滑稽的娃娃,原本的喜怒哀乐也只能通过那张面具表达。不过,他并不是很在意,至少这不会让人看着心生厌烦。即使失了心,终日混沌,少有清醒,他也害怕他的爱徒终有一日会嫌恶他。
“傻瓜太二。我不会嫌弃你的。”哪吒弯下腰,把下巴抵在他头上。
故乡已经没有了,他就是自己唯一的亲人。
哪吒想起很多小时候的事…
从出生不久,他就陪在自己身边。
他那年刚满月,这个傻瓜师父看起来像个十岁的孩子,在襁褓边摇着拨浪鼓逗他笑。
他五岁,这个傻瓜师父看起来还是十岁。每天出门干架回来都能看到他坐在家门口等自己回来。见到自己身上有些许擦伤还特别小题大做的给他处理伤口。
他十岁,这个傻瓜师傅看起来依旧只有十岁。自己开始有些嫌弃了。虽然知道他比自己年长不止一点,但那副依旧十岁的模样看着莫名让人不悦。陈塘关没人能赢自己,他干架的本事也不及自己,却老爱唠唠叨叨,跟在自己后面转悠,碍手碍脚的。
他十五岁,这个傻瓜师父也是十岁的样子。当权者让父亲把自己送到起源之地当人质,明明告诉他别来,他却还是跟来了。力量的后遗症越来越明显,本来便少的可怜的情感逐渐被愤怒驱逐得荡然无存。整日能干是事情就是教训那些趾高气昂的人,到后来就是找杨戬那小子干架。
他十六岁,这个傻瓜师父仍旧是十岁。愤怒渐渐开始吞噬自身了。他被抓进了牢里,自己劫了狱,带着他逃回了陈塘。自己得知了背后的阴谋,妄图阻止一切。但却没料到为时已晚。
十七岁没到,傻瓜师父自然还是那副模样。但自己却被愤怒完全吞噬了。人生结束前的最后一眼,看到的是这个傻瓜师父哭着,拼命炼成屏障保护自己。哭的像个傻瓜,做的事也像个傻瓜。
再次苏醒时,冰凉了十多年的身体重新有了温度。左边的胸口不知道有了什么,不停的跳动着。除了愤怒以外,曾经失去的所有情绪全部回到了身体里。傻瓜师父却再也看不清样貌了,但自己知道那依旧是他。这个一个天下第一的傻瓜师父,哭的像个天下第一的傻瓜。
“太二。”
“嗯?”
“太二。”
“嗯…”
“就这么一直和我在一起吧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
宠徒势力的傻瓜师父太乙很萌啊!吒乙很萌啊!!!!吃我安利啦!!!